Liayt

萌新渣文手海清——,主坑漫是绿蓝,凹凸主吃幻林!!(幻林太美好我要吹爆这对)主坑原耽小说坑。
最近變成了Pro Moriarty的小迷弟(。唉嘿嘿嘿
更文定时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
可能过了高中时期会相对稳定...吧?
好像逼逼太长了,欢迎搭讪扩列!求喂食!

最近新进了《忧国的莫里亚蒂》的坑,小教授超棒(唉嘿嘿嘿嘿。


和友人一起撸了点西皮和角色的应援句混个更!  @腐皮乌冬 



华福华——

你是我的憧憬,你成就的一切将成为我的信仰。


福莫/华福——

正义从罪恶中诞生,只是罪恶孤身一人,正义却与救赎同行。


福莫——

你是我的对立面,也是我的倒影。


莫家三兄弟——

以绯红洗涤一切,以黑暗终结所有,以罪之名,背负罪孽,我等将走上不归之途。


我们将带着所有的罪恶继续前行,我们将战胜绝望。


麦考夫——

当皇冠被染上了血,就是罪恶诞生的开端。


#混更等死.jpg#最近撸不出文#万年拖更土下座嘤嘤嘤#

818我们学校的校霸是个给的故事 1

PS:校霸,居然,是在,下面的。(开始感觉人生有点绝望。


#幻林#现代pa#双箭头#高中#

#这本来是一篇临时产物#

#差点因友人而胎死腹中#

#尝试在打友人的边缘徘徊# @腐皮乌冬 

#又是图文不符的一天OOC欢迎我#我觉得我住在北极圈#


凹凸高中有男神榜,女神榜,西皮榜,而有一个最为奇葩的榜,它叫奇人榜。


奇人榜这一个学期的头位都是由紫堂家的紫堂林承包了,为什么呢?因一件事在凹凸高中名声大躁的他,注定受到万众瞩目了。


倒带回几个月前,紫堂林还是一个人见人跑,街头见到街尾逃跑的校霸,当然他哥也是。


这里就不得不818林校霸心里的小秘密了。


怎么说呢?他其实,是个弯的。尽管他看上去奇直无比,不过他真的是个弯的,比蚊香还要弯,比基佬还要基。


女生表白当然有啊,不过不是被他吓跑就是被拒绝,而且还不止一个了,后来是有人想表白也不敢了。


再来818校霸是个给的事是怎样暴露的吧。


这也是校霸长占奇人榜的原因。


几个月前,


紫堂林觉得非常烦恼。


原因是,他发现他好像喜欢上一个不该喜欢的人了。


他叫紫堂幻,是他的堂兄。


老实说他自己都不知道他怎么会喜欢上这么一个废物,懦弱又没用,也就智商能期待一下。


难道是他脑抽了吗?不,作为一个优秀的紫堂,他脑子怎么可能会有问题。


问题一定出在紫堂幻这家伙身上。


所以,他决定去找出他会喜欢上紫堂幻这家伙的原因。


“哥,我问你个问题。”紫堂林第一时间决定向他哥求救。


“嗯?”紫堂陆听见弟弟找他,停下手上的数学功课抬头。


紫堂林摸摸下巴问:“哥啊,你觉得紫堂幻他这人怎么样?”


“紫堂幻?”陆不明白弟弟问他这个问题的意义,不过出于对弟弟的溺爱他还是答了:“紫堂幻智商很好,但为人处事太过懦弱,又总是是唯唯诺诺,难成大器。”


林听完他哥的答案,觉得十分中肯,不过由于过于中肯,他还是找不出喜欢紫堂幻的原因,所以他决定向下一个人选发问,紫堂幻的朋友金。


“你说紫堂幻?他是个很好的人啊!”金嘴边还沾着饼干碎说道,“我们是好朋——”话没说完就被一旁的格瑞捏着下巴转过去用纸巾狠狠地抹了一把嘴,格瑞道:“先把嘴抹干净。”


金露出大大的笑容:“嗯!格瑞你真好!”


格瑞:“......”


笨蛋情侣。还有金的话不能听,太主观了,下一个!林在笔记本上狠狠地划掉金和格瑞的名字。


“紫堂幻啊?”被人称为魔女学姐的凯莉咬着棒棒糖棍说:“头脑倒是不错,人就蠢了点啊,呆呆愣愣的。”


林在笔记本上写下凯莉的名字加一个冒号:人呆愣又蠢。


写完就无语了,好像都不是优点吧?


算了下一个。


当林在整个高中里跑了第三趟的时候,终于有人匆匆忙忙跑来说:“林老大!找到安莉洁学姐了!”


结果安莉洁根本不在学校里,而是在学校两条外的教堂义务帮忙。


林:“......”不问这个了下一个吧。


又抬手把笔记本上安莉洁的名字划掉。


下一个是....银爵。


.....等等银爵??


林打了一个冷颤,帕洛斯不会也在吧??


还是算了,那个老狐狸。


林郁闷地坐在操场台阶上,午休时间有限,也只能问这些人了,不过,问来问去也找不出本大爷喜欢他的原因啊?


思考人生的林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黑黑的物体,林一抬头发现他想了一早上的对象突然出现在他面前。


“哇啊!”林一下子蹦起来后跳了好几丈远。


来人也被他激烈的反应的吓了一跳,手足无措道:“呃....”


“林....你还好吗?”幻小心翼翼的问。


林错愕地瞪着幻问道:“你、你你你怎么会在这!?”


“呃、我见你不在教室,下一堂课是自习,就想先叫你回去,不然教导主任巡堂就、麻烦了....”


林大吼:“你起码出个声啊!”


幻:“我、我下次会的了...”


啊,今天是看到林手忙脚乱的一天,嗯,真不错。


......


要说紫堂幻对于紫堂林这个堂弟有什么想法,呃,没想法。


本应该是没想法,的。


真正开始在意这个堂弟是在林入学之后。


那时候的幻也在普通的在走廊上走着,路过十有八九校园80都会在这里发生的男厕时,果不其然,里面传出了不良少年的叫骂声。


“啧,那个杂种紫堂幻,还以为自己是谁!不就是姓紫堂吗?一整天缩头缩脑的,看了就窝火。那种成绩那个废物怎么考得出来!”


哎呀,居然是在谈论他。


幻并非不知道他的同学什至于校友们都不喜欢他。相反,他清楚得很。一个姓紫堂的人,居然连自己旁系的亲戚都赢不了。


体力测试是吊车尾,学校里人际关系其差无比,认识的几个也是奇葩,完全让人不想接近。连紫堂家最擅长的医学和外交才能都没继承到,反倒是有艺术天赋,不过对紫堂家来说,然并卵。


简直是失败的紫堂的最佳样本。


“可不是吗?不过老大,我听说那个废物在紫堂本家里也不受待见啊。”另外一个小不良道。


“哼,连他本家的人都不待见他,”不良头头露出一个贱笑,“那不如让小爷咱们几个来替他爹教导一下他吧。”


说着就走出厕所打算找他庄了,结果,厕所里传来很大一声撞击,他听见有个不良说:“紫、紫堂林!?”


幻一愣,停下脚步,林的声音便传过来了。


“...你们刚才,是在谈论紫堂家?”


不良头头说:“我,我们怎么敢呢?”


林:“那你们刚才是在说什么?”


不良头头:“呃...我、我们...”


林捏紧拳头一下子打到不良头头脸上,“是谁,给你们的胆子,去谈论紫堂家的人?”


“紫堂本家家主怎么想,怎么做,与你们何干?”


“紫堂幻的确是很没种。”


“可是,他姓紫堂,你们又算是什么东西?”


“你们又是以什么身份、什么立场,来批评紫堂家的人?”


“紫堂家的人,你们没有资格批评。”


“我们家的事,还轮不到外人来管!”


林狠狠揪起不良头头的领子,瞪着他一字一句地说:“再让小爷我听到你们说紫堂家任何一个人的坏话,我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我说到做到。”


语毕,他用力把不良头头甩到墙上,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不良捂着被林打肿的脸,瞪着林离开的背影像是要冲上去把他撕成碎片一样,咬牙道:“紫堂林......紫堂幻!”


幻听见林正在出来的脚步声,连忙快步走开。


林气冲冲地回到教室,幻不自然地坐在位置上,盯着桌上摊开的课本。


虽然知道不是特别因为他,而是因为他姓紫堂,他也没想过有一天会从林的口中听到维护自己的话。


没办法,谁让林自己是带头每天骂他废物的人呢?


幻偷偷瞄了一眼林死死攥着笔,气都未消就跟数学功课较劲的背影。


这样的紫堂林,好像还挺可爱的。


幻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真正注意紫堂林这个人的。

#私设一大堆OOC依旧在地上乱爬#
#今天还没想到标题#尷尬.jpg#
#又是图文严重不符的一天

02

接上一篇

金双手捧着买回来的生活用品,等格瑞一打开锁便飞起一脚,“哐当”一下踹开了门。

格瑞:“......”

“你就不能让我好好地开一次门吗?”

金哈哈大笑着走进屋里,屋里的摆设简单但应有尽有,一屋三层,第二层是客厅,第一层在地下,是厨房,第三层便是客厅上的卧房了。

虽然格瑞非常疑惑两个人住真的需要三层屋这件事,但出于对金小小的纵容,格瑞最后还是没有反对地接受两人三层的事实了。

金一进去,随手把东西搁在茶桌上,便一把把自己扔到沙发上,哼哼唧唧地说:“格瑞———帮我捏捏肩膀嘛———”

格瑞把门锁好,随手抓起沙发的靠枕拍到金的脸上,脱下斗缝叠好,便拿起采购回来的东西去收拾好。

“话说格瑞...”金的声音从靠枕底下模糊传出,“前几天紫堂是不是寄了信说要过来一趟啊?”

“对。”

金拿起靠枕抱着道:“好久不见呢...”

格瑞拿了两杯热水,一杯给金,坐在单人沙发说:“你要是想的话,就让他留久一点吧。”

“可以吗!”金闻言一打滚从沙发上跳起,惊喜地抱紧格瑞:“太好了!格瑞,我知道你对我最好了!”

格瑞推开他凑过来的头道:“坐好再说。”

“要是留他住久一点的话,这些食材可不够,得再去一趟镇上。”

金为友人的到来兴奋不已,立即说道:“我再去一趟!”


“不,”格瑞拒绝:“我去好了。”

金:“......”

“格瑞,你刚刚那个眼神是嫌弃吧?”

格瑞:“......不是,你看错了。”

“是嫌弃吧?”

格瑞:“......真不是。”

“是嫌弃吧?!”

格瑞轻咳一声,金悻悻然坐回去,不得已地让格瑞再去一趟镇上了。

待格瑞走后,金百无聊赖地坐在客厅,找不到东西干,便重新翻出紫堂幻的信看一遍。

—————————————————————
致我的好友金:

金,别来无恙!我是紫堂幻,好久不见了,你和格瑞过得还好吗?

我写这封信的时候时间有点紧逼,不便多说。你的身体如何?我大概会在三个月后到达格维罗镇,请小心封印的变动。

我这次来打扰你们还有一件事,是关于你和格瑞的事,详细情况在到达后会逐一说明,请不必担心。

秋小姐他们托我向你问好!随行的包裹就是秋小姐托我顺道寄来的礼物。

祝 身体安康

紫堂幻
—————————————————————

金疑惑道:“包裹?”

他赶忙去翻了翻,还真的让他翻出了一个包裹来了。

包裹上画着一个大大的笑面,秋的字迹在下面写着:“送给金(^_^)。”

金兴冲冲地拆开了包裹,期待姐姐会送给自己什么。一打开,包裹内部被分成两份,有几本送给格瑞的草药和医学书,有几本给金的小说,那是他隐居后唯一可以打发时间的方式。

在拿出那些书后,包裹底下还有一个闪闪发光的东西。

“这是...?”

金把底部的东西拿了上来,是枚能钦相片的蓝宝石吊坠。

金把吊坠盒打开,里面空无一物。

“???”

——————————
文后废话(可不看):
这次就先写到这里吧,故事还没理顺,等理顺了可能会多更一点。幻幻秋姐啊和其它凹凸角色也会出现....吧xx?因为本沙雕是个中学狗的缘故所以开学后更文时间完全不定,不知道会不会弃更【弃更大概会被师父一巴掌拍成泥(。师父:我有那么凶吗!)】
回忆杀可能会出现先提前预警一下。(也可能没有就是了)
这么短小还不要脸地求言赞可以吗【师父:你想得美】

#私设一大堆OOC满地爬#
萌新开笔各位大佬手下留情,任何意见欢迎提出。【趴地上装死】
#配图跟内文完全不符#
——————————————————————

“人心总是贪婪的,似我这般依赖温暖,似我这般贪婪依赖。”
“People always greedy, so rely on the warmth of my, I so greedy rely on.”

某处西方的小镇,大雪朦胧的夜里,年轻的母亲为了哄自己的儿子入睡,无可奈何地从书柜里拿出一本书,轻轻都读了起来。

“很久以前,格维罗小镇边境的小村庄,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

格维罗小镇,是大帝国边境的一个小地方,镇上的民众都感谢着国王带给他们安稳的生活。

可惜,好景不常,就在国王逝世的那年冬天,吸血鬼部族攻打了大帝国,首当其冲的就是边境的格维罗小镇了。

这时候,王国中出现了一位“神子”。

他带领将士,把吸血鬼们打退到边境外,并杀死了吸血鬼的王。

公主是国王唯一的女儿,她本该即位成女王,但公主说:“我要把这个王位给我们的英雄,从残暴的吸血鬼手中保护了我们,以及我们的家园,我们伟大的救世主啊!”

公主把王位让给了英雄,英雄却说:“不,我是这个国家的人,保护它,是我的责任,因为我有这个能力。治理它,保它的子民和乐安康,是有才的人的责任。”

就这样,公主成为了女王,但是公主和英雄没有结为连理,英雄说:“我的爱人在这场战争中死去,我想永远记住他。我唯一的爱人。”

就这样,举国上下都把这位英雄视为守护神,并信奉着他。

书中的画像是一个金发蓝眼的青年,执着他常用的金色长鞭,微微勾起嘴角的样子。

母亲轻轻摸了摸儿子的头,他已安然熟睡了。

金发的蒙面青年躺在屋顶,听年轻母亲说故事听得津津有味。

他从屋顶跃下,往巷内走一边自语道:“原来姐姐是这样写我的啊...”

他扯下了蒙面的布打算透口气,布下的面容俨然就是画像里的青年。

“也美化得太严重了吧?听上去完全不像我啊?”

“你还有这个自觉吗?”身披斗缝的銀发青年从巷内最黑的地方里露出半个身影。

金发青年闻言笑了出来:“格瑞,你怎么跟着来了?”

格瑞道:“你一个人会不认得路吧。”

这是陈述句,说明格瑞完全不相信同伴的认路能力。

金发青年笑笑说:“我就算不认得路,乱走也可以走回去啊。”他停顿了一下,“更何况,不是有格瑞你在吗?你总是会来找我的。”

格瑞无言了一瞬,转身道:“东西都买完了就回去吧。”

“金。”

金笑着跟上格瑞的脚步。

金发和銀发的身影并肩而行,一如既往。

......
文后来点废话:(可以不看的就是一堆瞎bb的废话,可能比正文字数还要多【被围殴】)
这是一篇短小精干(划掉)的文,连标题都没想好老实讲说它是文我都不信。(一口老血吐出来)
这是一篇关于人类金(?)和吸血鬼瑞的文(这是金瑞各位客官,金瑞),那个前公主现女王就是秋姐没错(不知道算不算西幻我没打tag),有很多东西都没交代含含糊糊的所以这玩意可能会有后续,萌新不知道肝还能不能活着所以完全不敢说我会更,请不要期待【一巴掌被自家师父打死】说这乱七八糟的玩意是我写的我怕说出去我师父会把我的脸拧下来泡茶,各位大佬请手下留情。
在这篇之前我发过其他的文,不过回头一看简直想喂自己一碗含笑半步癫。(到底是多么智障才写得出来那种东西x)
最后的最后不要脸地求言赞.....噗。【被师父砸进地里】
感谢忍受我的废话到这里的你。【屏幕后鞠躬】